滚动新闻:
首页 >> 移民留学

5岁男童坐进滚烫豆浆桶烫伤下体或留后遗症

来源: 时间:2018-09-09 17:13:05

5岁男童坐进滚烫豆浆桶烫伤下体 或留后遗症

孩子全身30%烫伤,学校说已与保险公司协商,请家长自己找保险公司解决   最近一段时间,在北碚区上班的唐平每天下班再晚,都要赶回合川区龙市镇老家,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陪儿子睡觉。

几个月前,5岁的儿子山山(化名)在幼儿园上学时不小心坐进了装满滚烫豆浆的大钢桶里,全身大面积烫伤。现在,儿子不仅夜夜噩梦无法入睡,还因为背上的疤痕增生痛痒得大哭大闹。每天晚上,他都需要陪伴在儿子身边,给儿子搓背止痒,安抚睡觉。

一个 得知儿子被烫伤

“乖乖,今天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没有?讲给爸爸听听。”昨天,唐平守候在合川区龙市镇中心幼儿园门口,接儿子放学回家。

“没有。”山山回答爸爸的声音很小。“他以前每次放学都会很兴奋地和我分享当天的新鲜事,但自从发生了那件事后,他就很害怕上学了,放学之后也什么话都不说。”唐平叹气道。街对面就是唐平的妹妹唐果的家,唐平将儿子接回妹妹家。

唐平口中的“那件事”,就是5个多月前山山在幼儿园掉进豆浆桶里,被烫伤的事。唐平3年前和妻子离婚,山山跟了他,由于他在北碚上班,山山便和在龙市的姑姑住在一起,并在龙市镇中心幼儿园大三班就读。“那天他姑姑给我打,说山山被烫伤了,我当时五雷轰顶,马上赶回来。”当唐平回到合川时,山山已经被送进了合川区中医院抢救。“我透过医院病房的门缝看见儿子光着身子趴在床上,肉是紫红色的,还脱下了很大一块发皱的皮。”

一桶豆浆 孩子住院33天

后来,唐平找到了山山所在学校的校长龚文武,对方向他讲述了山山掉进豆浆桶的过程。“早操之后,山山第一个跑回教学楼去上厕所,掉进了放在厕所里的豆浆桶里,而桶里装着滚烫的豆浆,后来挑豆浆的工人发现了他,并找到老师将他送到医院。”

当天晚上因为山山病情严重,被转往了西南医院治疗。在西南医院重症监护室里呆了33天,期间经历了刮痂手术,在仍然有7%的伤口未愈合的情况下山山出院了。“孩子痛得哭都哭不出来了。”唐平说,山山至今仍未痊愈。

一个拳头 “不准摸我的背”

“儿子,不哭嘛,只是给叔叔阿姨看看。”当唐平试图撩开山山背上的衣服,给展示孩子背上的伤痕时,本来安静的孩子突然大哭大闹,并用拳头向爸爸挥舞。“现在谁碰他的背,他就这样。”唐平无奈道。而山山后背、臀部、大腿上,布满深红色的疤痕。

伸手摸了摸,伤疤上的皮肤非常粗糙,整个创面隆起约1~2厘米。山山停止了哭泣,天真的望着,似乎从5个多月前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但当被问到:“那天是怎么掉进去的”时,他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只是伸出两只小胳膊不停的比划,小脸憋得通红。

一个器官 可能留下后遗症

“我们问过他很多次这个问题,他怎么也不说。”唐平说不仅如此,自从山山被烫伤后,本来喜欢运动的他再也不和小朋友一起玩了。“他以前跑步很厉害,现在右脚一瘸一拐,走路小心翼翼的护着屁股,这件事给他留下太深的阴影了。”

说着,唐平陷入了回忆,他拿出去年国庆节和山山一起在朝天门广场照的照片,一张一张翻看。“那时候,孩子还好好的,还在广场上做体操给我们看。现在,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啊!”唐平有些激动,眼里含着泪。

唐平告诉,除了孩子身上疤痕增生会留下后遗症外,由于是整个人坐进豆浆桶里的,生殖器也被烫伤了。“生殖器上也有疤痕,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唐平心痛地看着孩子,说自己非常担心。本组稿件 田晓 陆纲 摄影报道

家长

保险公司愿赔偿4.2万

难道学校就不负责了

经西南医院诊断,山山全身30%面积烫伤,经司法鉴定构成九级伤残。如果要恢复全貌则需要继续动手术,包括成年以后的植皮手术,每平方厘米皮肤需要300元。“儿子烫伤面积非常大,手术费用将相当高。”此外,现在的疤痕增生也使儿子痛痒难忍,同样需要治疗。唐平说,幼儿园方面在支付了前期6万余元治疗费用后,就让他们自己去找保险公司解决。

“孩子的保险是学校代收的,应该学校去帮我处理啊。再说,就算是保险公司赔偿了,难道学校就不负了?”唐平说,保险公司同意赔偿4.2万元,但这个数额远远不够孩子的治疗费用。“一旦保险公司赔的钱用完了,孩子的治疗费用该不该由学校继续出?”

找到了校长龚文武,他表示,山山被烫伤后,学校非常重视,不仅组织过看望,还支付了前期所有的治疗费用。“对于这个事情,学校也一直在积极的和保险公司协商,希望能够提高理赔的金额。”龚园长表示,他们将争取在本学期内与保险公司协商出一个让唐平满意的理赔金额。

对于提出的“后续治疗费”的问题,龚园长表示学校肯定是有的,但并未对后期治疗费用作出承诺。

律师

保险公司赔偿了

不代表学校能免责

昨天下午,就此事采访了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律师冷剑丽。冷律师表示,学生在校上课期间,学校应承担其监护权,在此期间发生安全事故,应该由学校承担。

冷律师说,保险公司对山山做出了赔偿,并不代表学校就能免责,学校仍然应该对此负责。如后续治疗费协商不成,唐平可向法院提起诉讼。